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拜祭

向秀丽
1933-1959

简介:

    向秀丽,祖籍广东省清远县,生于广州市一个贫苦的店员家庭。1949年参加工作。1958年在广州何济公制药厂因抢救国家财产烧伤,1959年1月15日在市第一人民医院牺牲。何济公制药厂工会委员、班长?(1959年广州市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   
  民国27年(1938年)广州沦陷前夕,5岁的向秀丽随家人逃难到肇庆,在那艰难的岁月里,饥饿和疾病夺去了她的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的生命,她自己也被迫当了地主家的婢女。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她做过童工、佣工,1948年入广州和平制药厂当临工。
  1952年,她担任了广州市和平制药厂第一届工会组织委员和女工委员。1953年团支部吸收她参加青工学习班,她学习了许多英雄人物的动人事迹,深受教育。
  她积极参加广州市公私合营的社会主义改造,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1954年她参加了共青团。
  1956年公私合营后,和平药厂并入何济公药厂,她当了包装工。她生产积极,埋头苦干,不讲价钱。1958年厂里调她去试制“甲基硫氧嘧啶”的化学药剂,她克服文化不高的困难,刻苦钻研,终于掌握了操作技术,在试制“甲基”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1958年10月,她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并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1958年12月13日夜晚,何济公药厂四楼化工车间甲基硫氧嘧啶小组灯火通明,生产小组的三个当班工人向秀丽、罗秀明、蔡秋梅正在为制造“甲基”的药剂投料加酒精。就在她们聚精会神地工作的时候,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只装着20多公斤无水酒精的玻璃瓶突然失去平衡地往下一滑,瓶内的酒精全部倾泻出来,向四面流溢。刹那间,大量酒精触到了工场左边10个正在燃烧着的煤炉的热气,燃烧起来。这时,工场的右边角落里,放着7桶用煤油浸着的金属钠,约有60多公斤重。这种金属钠是烈性的易燃爆炸品,遇水即爆炸,遇高温也会爆炸。这些金属钠如果爆炸,足以毁掉整个工厂,并殃及周围繁盛的商业区及居民。在这关键的时刻,向秀丽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和罗秀明一齐动手,以最快的速度把操作用的毛巾丢在地上吸酒精。她还毫不犹豫地俯身用左手抓着毛巾拨酒精。很快,火苗就扑向她那沾满酒精的双手和衣衫。蔡秋梅冲上前去,要为向秀丽扑灭身上的火。可是,她坚决地对蔡秋梅说:“不要管我,赶快叫人来救火。”火焰猛地燃烧,她忍受着严重烧伤的痛楚,为前来抢救的人们赢得了时间,终于制止了一场危在眉睫的爆炸事故。工厂保住了,附近居民的生命财产保住了,而向秀丽被严重烧伤了。
  向秀丽伤势严重,全身烧伤面积达67.25%,其中二、三度伤占64.75%,一直处在生命垂危的边缘,但当她昏迷了三天三夜第一次醒来的时候,首先问的是:“金属钠有没有爆炸?工厂有没有损失?罗秀明有没有受伤?”
  在医院治疗和抢救过程中,向秀丽表现得非常坚强。每次除腐肉、植皮、输血、注射,她都痛得直淌泪水,但都咬牙忍住了。她蔑视伤痛,蔑视死亡,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
  尽管各方面全力抢救,但终因伤势太重而抢救无效,于1959年1月15日去世。同年1月18日,中共广州市中区委员会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广州市人民政府同年追认她为革命烈士。
  向秀丽光荣牺牲后,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董必武、陈毅、林伯渠等同志都分别作诗或题词纪念她。林伯渠同志的诗写道:“磊落光明向秀丽,扶危定倾争毫厘,一身正比泰山重,风格如斯世所师。”
  1982年8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将下九路何济公药厂的楼宇命名为“秀丽楼”,让她的高尚精神世代相传。  





 油画

 烈士墓





 向秀丽在医院抢救的情景

 报道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