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拜祭

邓世昌
1848-1894

简介:
邓世昌,原名永昌,字正卿。广州番禺县茭塘司龙导尾乡人。幼时曾向外国人学习英语、算术。少年时期,目睹清政府腐败,任帝国主义瓜分、掠夺中国的土地、财富,逐渐萌发了反侵略的爱国思想。在随父飘泊上海的日子里,又亲眼看到外国兵舰在黄埔江上横冲直撞,胡作非为,更使他感到国家要有强大的海军,才能不受外人欺凌。同治六年(1867)考入我国第一所海军学校--福州马尾船政学堂(初名“求是堂艺局”),他学习刻苦,各门功课都是优等。且爱好艺术,擅长书法,写得一手好黄(山谷)体。因而深得船政大臣沈葆桢(林则徐女婿)的器重。同治十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分配到清军水师“建威”号练船实习驾驶。同治十三年,以五品军功任“琛航”号运船大副。光绪元年(1875),调任“海东云”号舰管带。后又任“振威”号管带加都司衔。光绪五年,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等办北洋海军,听说邓世昌“熟悉管驾事宜,为水师中不易得之才”,特调其至北洋海军任“飞霆”号管带,随后,任“镇南”炮舰管带。1880年7月,新任北洋总教习的英人葛雷森率舰赴勃海、黄海巡弋,至海洋岛,因葛指挥不当,使“镇南”舰触礁。由于邓世昌沉着指挥,“旋即出险”,但清廷却听信洋人谗言将邓世昌撤职,并以英人教习章斯敦接任。同年12月,邓世昌随记名提督丁汝昌赴英国接受“扬威”、“超勇”号快舰,次年9月回国。光绪八年冬,朝鲜政局动乱,日本趁机派兵侵略朝鲜。清政府调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率所部淮勇东渡援朝,命丁汝昌率兵舰护送,邓世昌管驾“扬威”号随行。因邓世昌“鼓轮疾驶,迅速异常,迳赴仁川口,较日本兵船先到一日”,“日兵后至,争江不得入而罢”。事平后,以游击补用,赐勃勇巴图鲁勇号,任“扬威”舰管带。光绪十三年,北洋海军在英、德两国订购的巡洋舰“致远”、“靖远”号和装甲炮舰“经远”、“来远”号竣工,邓世昌奉命以营务处副将衔参将兼“致远”管事名义,同邱宝仁、叶祖珪和林元升等人前往接收。他在国外期间,认真考察、虚心学习西方先进的海军技术,对船舰、军港、炮术等无不考求。归舰途中,将新学到的知识反复实践,认真操练。船到印度洋中心,狂涛骇浪,仍坚持锻炼官兵们的航海技术。光绪十四年,“致远”等四舰抵天津大沽。邓世昌以总兵记名简放,并加提督衔。北洋舰队正式成军,邓世昌被授为中军中营副将,仍兼“致远”管带。光绪十七年,李鸿章到威海检阅海军,见邓世昌训练海军有力,奏准赏换葛尔萨巴图鲁勇号。   邓世昌以身作则,生活简朴,爱护下级。当时北洋海军“总兵以下多陆居,军士亦去船以嬉”。每到冬季南巡至上海、香港等地,各级官长无不上岸放纵享乐,而邓世昌则紧守己任,在舰上与士兵同甘共苦。甚至父亲去世,仍以国事为重,没有请假回家守孝。邓世昌常“在军激扬风义,甄拔士卒,遇忠烈事,极口表扬,慷慨使之零涕”。他说:“人谁不死,但愿死得其所!”勉励官兵们为保卫祖国不怕牺牲,英勇杀敌。   1894年春,朝鲜爆发了农民起义,朝鲜国王要求清政府派兵镇压。日本借口“保护侨民”,趁机出兵入侵朝鲜,其联合舰队于7月25日在朝鲜牙山口外丰岛海面,向中国海军舰艇发动突然袭击,并击沉运兵船“高升”号,同时,日本陆军向驻守在牙山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8月1日,清政府被迫对日宣战,甲午中日战争正式爆发。9月16日,“致远”舰和北洋舰队其他舰艇护送运兵船至鸭绿江口的大东沟。17日上午9时左右,水师提督丁汝昌在旗舰“定远”号上忽然发现西南方远处海面上,出现一支悬挂美国国旗的舰队疾驶而来,他马上命令各舰升火起锚,准备应战。中午12时,来舰驶近,突然全部改挂日本国旗。12时50分,双方在黄海海面遭遇,立即展开激烈的海上搏斗。日舰12艘,航速快,火力强,排成鱼贯式的单纵阵,以速度最快的第一游击队“吉野 ”等4舰居先,8舰居后。北洋舰队参战舰艇只有10艘。面对强敌,毫不示弱,以“定远”和“镇远”两主力舰居中,成犄角雁形阵直冲敌舰。旗舰“定远”号远程重炮一声怒吼,拉开了中日黄海海战的序幕。邓世昌指挥的“致远”舰冒着密集的炮火,冲锋在前,开炮击中敌舰多艘,敌舰很快被北洋舰队截成两段,其中“比睿”、“赤城”等舰相继中弹起火,逃出阵外。但在随后的作战中,旗舰“定远”号为敌舰排炮击中,信号装置被毁,帅旗被击落。丁汝昌因舰桥震裂,从空中跌落,身受重伤。舰队失去指挥,情况十分危急。这时,以日舰“吉野”为首的第一游击队进逼“定远”舰,企图击沉旗舰。邓世昌为保护旗舰,指挥“致远”舰开足马力,驶到“定远”舰之前,迎战敌人。旋即陷入敌舰包围之中。邓世昌勇敢果断,指挥“致远”舰力敌4舰。终因众寡悬殊,“致远”舰多处中弹,势将沉没。在危急时刻,邓世昌激励全体官兵:“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此刻,“吉野”已迫近“致远”。邓世昌义愤填膺,决心与“吉野”同归于尽,以换取全军的胜利。遂下令开足马力,鼓轮前进,冲向“吉野”。顿时,视死如归的爱国官兵发出的怒吼声,响彻黄海上空。不幸,恰在这时“致远”被日舰鱼雷击中,“机器锅炉迸裂,船遂左倾,顷刻沉没”。邓世昌坠海后,仍鼓励官兵:“为杀敌而死,不要偷生,不做敌俘虏!”他的随从刘忠递给他救生圈,他以“阖船俱没,义不独生”而拒绝使用。此时,邓世昌所养的一只爱犬游到身边,叼住其发辫,想救起主人。邓世昌誓与“致远”舰共存亡,毅然用手将狗按入水中,自己也随之沉没于汹涌波涛之中。全舰官兵250人,除27人遇救外,其余壮烈牺牲。邓世昌气壮山河的大无畏精神,更加鼓舞了北洋舰队爱国战士的斗志。“经远”号被敌击中起火,但管带林永升仍指挥官兵继续向敌舰开炮,全舰除16人获救外,林永升等都为国捐躯。“定远”舰主炮击中敌旗舰“松岛”号,引起弹药爆炸,瞬间,“如百电千雷崩烈,发出凄惨绝寰巨响”,“死伤达九十人……陷于完全不可收拾的状态”,丧失了指挥和战斗能力。敌诸舰不敢再战,被迫狼狈收兵。    邓世昌牺牲时年仅45岁。今广州天河区有邓世昌衣冠冢,其出生地建有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