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缅怀英烈 > 英烈名录 > 鸦片战争时期

鸦片战争时期--关天培

发布时间: 2016-12-16
来源:
字号大小:

姓名:关天培

性别:男

民族:汉族

籍贯:江苏山阳县

出生年月:1781年

牺牲日期:1841年3月20日

关天培,字仲因,号滋圃,江苏山阳县(今淮安)人。出身贫寒,自幼聪颖好学,23岁考取武庠生,历任把总、千总、守备、游击、参将、副将军等职。道光六年(1826)任太湖营水师副将。

道光十四年夏,英国驻华商务总监督律劳卑(willamjohnNapler),要求直接会见两广总督卢坤被拒。遂于八月令两艘英舰闯入虎门,轰击炮台,驶至黄埔河面停泊。清廷震惊,将广东水师提督李增阶革职,补授关天培为广东水师提督,驻守虎门要塞。关天培受命后,决心以身报国,让夫人儿子返回故里,只身带三名亲丁赴任。

关天培上任后,先发告示简化迎接仪式,督署只打扫,不粉饰、不添用具,巡洋官不得离岗前来迎接。上任第二天即亲临虎门各炮台视察,连日接见各营将士,询悉海防情形。经过实际调查,认识到“虎门为粤海的咽喉”,“防夷船第一要隘”,但武备松弛,炮台虚设,守军积习因循,荒于训练,技艺不精。他针对这些情况,提出加强虎门海防的建议和措施,与两广总督卢坤筹商会奏,得清廷批准实施。关天培驻镇虎门,亲督各项工程,艰苦经营至道光十五年底,新建南山威远炮台、永安炮台,巩固炮台,新铸大炮59门,各旧炮台也得到加固和改进。

关天培认为,“设防固宜扼要,防御尤贵得人,平日操练有方,则临时施放自能得力。”因此,他决心整顿广东水师,制订了春秋两季的操练制章六条。实行专兵负责专炮,每月两日实炮演习,每年两次水陆联合军事演习,水师驾船逐段水面巡防等制度。为提高守军技艺,他革去“五箭全空”一枪不中的将领,起用有军事技术的千把总训练兵丁,并以兵技优劣为准,对千把总进行赏罚。根据实战需要,研究绘制各种队列以及攻守势图,并配有“号令说”的文字说明,进行守卫、出击、配合、策应训练。他亲临炮台、师船,督率操练。同时能“体恤兵艰”,上请增加兵丁饷米,下为兵丁利益操劳。利用关帝庙两间厢房和中军衙门官厅余房,“捐备束修,延师授业”,创办起虎门义学,使地处边远的虎门山寨,兵士子弟也有读书求学之机。经过精心整顿和训练,广东水师改变了旧态,成为军纪严明、能攻善守、训练有素的海防队伍。

道光十八年五月二十二日(1838年7月13日),英国东印度舰队总司令马他仑(FrederickMaltland)率军舰两艘抵粤,停泊于铜鼓洋面,准备以武力保护鸦片走私。8月2日,他令3艘军舰,自铜鼓洋北行,驶至穿鼻洋停泊测水。关天培即下令各炮台加强戒备,并亲赴海口督办,加速筹建横档与南山之间的铁链木排,并在威远与镇远两炮台之间增建大炮台一座,安炮60门。邓廷桢从行商处筹集10万两银元经费,关天培负责在虎门附近分设木厂、铁厂、石厂、缆厂,就近指挥赶造,至道光十九年三月基本完工。炮台、铁链木排“重重布置,均极森严”。关天培在军事装备、水师训练方面,为广东禁烟抗英斗争作了武力准备。

林则徐受命为钦差大臣,到广东查禁鸦片,得到关天培的全力协助和积极的配合。林则徐将关天培视如左右手,凡防范夷船、查拿售私之事,两人都随时商议,及时放行,使虎门销烟工作顺利完成。

虎门销烟后,英国鸦片贩子拒不遵照林则徐的要求具结进口贸易,而在外海继续走私,挑起事端。关天培常驻虎门20里外的沙角炮台,间赴30里外的穿鼻洋,来往稽查,检验各国具结进口的货船。还督率师船分谷操练,加派官兵协防排镇。添募水勇,装配火船,准备抗击来犯之敌。在关天培统率之下,广东水师多次挫败英国侵略者的挑衅。9月4日,英舰船5艘在九龙以索取公物为名,突然向巡防师船开炮,被水师击败。11月2日,英舰窝拉疑号(Volage)和海河新号(Hyaclath),开到穿鼻洋面,拦截具结进口贸易的货船。关天培正在查究,英舰突然开炮攻击,关天培急令开炮回击,他执刀挺立桅前,指挥后船协力进攻,激战中,他手背受伤流血,仍不为所动,屹立船头指挥作战,击中窝拉疑号船头,英舰败阵退走。此役关天培以战功获清廷嘉奖,赐号法福灵阿巴图鲁,交部从优议叙。穿鼻洋战役后,水师官兵连续6次击退了企图攻占官涌山的英军。

1840年6月,英国侵华舰队抵粤,继而封锁江口,鸦片战争爆发。广东军民同仇敌忾,关天培督率防守严密,英军不敢进攻广州,沿海北上进犯浙江。7月6日攻陷定海。9月28日,林则徐被革职,琦善任两广总督。琦善抵粤即令撤兵,遣散水勇,裁撤海防设备,以此向侵略者妥协求和。英国侵略者一面与琦善谈判,一面以战争相要挟。1841年1月7日,英军出动20艘炮舰,1400多名士兵,突然向虎门第一道防线大角、沙角两炮台猛攻,守将陈连升战死,二角炮台失陷,虎门失去屏障,形势危急,但琦善拒不增援。第二道防线镇远、威远、定远、靖远诸炮台,守兵皆不过数百,关天培遣将向琦善恸哭请添援兵,琦善仅许添士兵200敷衍。在孤军无援强敌当前的情况下,关天培以“堕齿数枚,旧衣数袭”寄回家去,“以绝生还之望”,然后昼夜驻炮台督战。当他点兵入守镇远台时,“兵哗,谓夷船多,非驻守兵可敌,观望不行”,且“索资寄家,示必死”。关天培无法向朝廷请领,只得“出其衣装,付质库,得银,按名遍赏”,守兵才勉强从命。3月17日,英军又出动18艘炮舰向第二道防线威远、镇远诸炮台猛攻,几座炮台相继失陷。关天培在靖远炮台率领守军顽强抗击,但守军官兵已死伤过半,关天培也遍体受伤,血湿衣甲。在此关键时刻,他命令亲丁孙长庆立即带广东水师提督印送回衙门。孙长庆大哭不愿去,坚持要背关天培下山,同回省府。关天培拔刀驱赶道:“汝不去,今斩汝矣!”孙长庆不得不拿着提督印大哭而去。关天培亲燃大炮,与侵略者作殊死战。3月20日,英军攻上靖远炮台,关天培最后“格杀数人,枪箭雨至,力竭没于阵”。

事后,清廷优恤,准予骑都尉世职,入祀昭忠祠,谥忠节。

关天培牺牲后,激起爱国志士无限悲愤。当时已被革职的林则徐,写下这样一幅挽联:

六载固金汤,问何人忽坏长城,孤注空教躬尽瘁;

双忠同坎壈,闻异类亦钦伟节,归魂相送面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