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8名青岛籍烈士找到亲属 烈士侄女完成父亲遗愿

发布时间: 2015-03-27
来源:
字号大小:
    

60多年前,姜振国作为抗美援朝志愿军空军战士奔赴前线,不幸在战场上牺牲。多年来,姜振国的亲人想祭奠他却不知道他安葬在何处,他的哥哥临终前也因为没能祭奠弟弟而留下遗憾。姜振国的侄女姜民生想了却父亲生前遗愿,前往沈阳寻找二叔的安葬之处时,恰巧了解到了早报报道的信息,从而顺利找到了他的陵墓。昨天,姜民生特意打电话向记者讲述了她找寻二叔陵墓的过程。

刚到沈阳接到弟弟短信

“爷爷去世得特别早,奶奶的身体也不好。爷爷去世时二叔的年纪还很小,还算是个孩子,家里的担子全都落在了父亲一人身上,作为兄长,父亲也特别疼爱他的弟弟。”姜民生介绍说,当时家里的生活比较困难,姜振国想着减轻家里的负担,18岁那年便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空军飞行员。姜民生小的时候听父亲说二叔参军后经常给家里写信,问候家里的情况,叮嘱要让孩子多读书,还把每月仅有的几块钱生活费寄回家里。

“1952年二叔牺牲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只记得家里有张他穿着军装的照片。”姜民生告诉记者。得知姜振国牺牲的消息,姜民生的父亲也很想去东北找找弟弟安葬在什么地方,可是因为家里孩子多,经济条件不宽裕,只好放弃了找寻弟弟安葬之地的想法。“我父母本来就没有什么文化,怎样坐车去东北都不知道,直到1992年父亲去世,也没能去东北‘看看’二叔。”姜民生告诉记者。现如今已经63岁的姜民生退休后也一直想着父亲生前的遗愿。“正好快要清明节了,我一个人就去了东北找找二叔安葬的地方,没想到刚到沈阳,弟弟就给我发来了早报刊登的关于二叔的信息。”姜民生告诉记者。

绕两小时山路找到陵园

“核对了叔叔的名字、叔叔入伍的时间和牺牲的时间,全都能对起来。”姜民生介绍说,她先是到了沈阳北陵烈士陵园,可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公墓后期搬迁整合过,姜振国的坟墓也被搬迁到了30公里外的沈阳棋盘山开发区管委会革命烈士陵园。“打了好几辆出租车,司机师傅都说不知道烈士陵园在什么地方,真是把我给急坏了,好在还是有名热心的出租车师傅答应拉着我去。”姜民生介绍说,出租车师傅一边开车一边问路。“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才到了沈阳市棋盘山开发区管委会革命烈士陵园。”

了却了父母生前的心愿

“走进陵园的时候,就感觉那里的气氛特别庄重,我自己的心情很紧张也很激动。”姜民生介绍说,烈士陵园的墙上工整地刻着每名烈士的名字,她一下子就看到了二叔姜振国的名字。“看到名字的时候,心里真是咯噔一下,总算是找到二叔了。”姜民生告诉记者,当时她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跪在了二叔的坟前磕头,跟二叔讲述作为晚辈的他们也一直挂念着二叔。“父亲没有去世的时候,每到清明节或是逢年过节,他总是向着东北方向祈祷。小的时候不明白大人的心思,现在想来他是在缅怀战场上牺牲的叔叔。”姜民生告诉记者。

“不管怎么说二叔安葬的地方总算是找到了,也算是给离世的父母一个交代,了却了他们生前的心愿。如果以后再去的话,就带上弟弟和我们的儿孙,让二叔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姜民生说。

进展

8名烈士“找到”亲属

经过早报的报道,12名青岛籍烈士中已经有8名烈士“找到”了亲属,有两名烈士参军时尚未结婚,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但能够确定他们确实是当地村里的烈士。目前只有姜同寿烈士和李顺国烈士没有找到亲属。远在唐山的“寻亲使者”张红琢向记者提供了12名青岛籍烈士的名单后,也一直关注着找寻亲属的情况。“没想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找到了亲人,当年他们为了祖国的和平而牺牲了生命,现在他们应该得到后人的祭奠,他们找到了亲属,我也就放心了。”张红琢说。

延伸

直系亲属祭扫可报销部分费用

昨天上午,烈士李玉洪的侄子李万黆打来电话表示他父亲想去东北看看自己的二哥,但不知道如何联系当地的烈士陵园。记者随后联系了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烈士陵园,一名于姓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国家在政策上很支持烈属扫墓,我们也希望烈士能够早日找到亲人,烈士亲属来祭奠可以提前跟我们沟通。”

2010年3月份,民政部发布的《关于做好烈士亲属祭扫接待工作的通知》中提到,烈士亲属祭扫烈士墓,分为有组织祭扫和自行前往祭扫两种形式。有组织祭扫由烈属户口所在地县级以上民政部门负责,原则上每三年一次,每位烈士前往祭扫的亲属及陪护人员限三人以内。烈士亲属因故不能参加有组织前往的或当地民政部门因工作因素不能组织的,经烈属户口所在地县级以上民政部门出具介绍信,也可以自行前往祭扫。

民政部门组织祭扫的,烈属差旅费由负责组织的民政部门负责,烈士安葬地民政部门负责提供食宿及当地交通工具,做好安排和服务。烈属自行前往的,原则上由烈士安葬地县级民政部门接待,负责每位烈士三位亲属的食宿费用,并视情给予适当补助,对于超出人员或不服从民政部门统一组织接待的,民政部门可不予接待。(记者王世锋)返回大众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