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缅怀英烈 > 英烈名录 > 古代民族英烈

崔与之

发布时间: 2016-12-19
来源:广州英烈网
字号大小:

  姓  名:崔与之

  性  别:男

  民  族:汉族

  籍  贯:广州增城

  出生年月:1158年

  逝世日期:1239年月日

 

  崔与之(1158—1239),字正子,号菊坡。增城中新坑背崔屋村人。少年时即“卓有奇节”,不畏路途遥远,到京师(今杭州)太学就读。南宋绍熙四年(1193)中进士,成为广东由太学取士的第一人。授任浔州司法参军。那时,储存谷物备荒的常平仓年久失修,每逢雨季,粮食受潮变质,与之及时修复,受到地方官的器重,推荐授任淮西提刑司检法官。当地人出现不堪土豪逼债诬告的斗殴命案,主管官员拟严刑惩处,与之从宽发落,秩序安然。建昌新城(今江西黎川)素称难治,与之任知县时,适逢歉收,有人哄抢公粮,与之坚决严惩为首者,平息事件,使贫富安然。任邕州(今广西南宁市)通判时,该地守官是个粗暴武夫,对部属苛刻无状,士兵哗变,朝廷速命与之代理该州守官,与之将一名首犯斩首示众,晓喻“胁从不问”之理,事件得以平息。后选任广西提点刑狱,刚上任即走遍所属的二十五州,并渡海巡察朱崖(今海南省),秋毫无扰州县,停车裁决,奖廉劾贪,风采凛然。朱崖地产苦丁,百姓有人取叶以代茗,州郡征税,每年五百缗。琼人把吉贝织为衣衾,多由妇女操作,有的终年服役,弃幼遗老,百姓痛苦不堪。与之出榜免税免役,其他弊病也被革除。琼人作《海上澄清录》记其事。岭海离朝廷万里,用刑惨酷,贪吏害民,与之上疏为《十事申论》,并撰《岭海便民榜》,严惩贪吏。当时金人入侵,措施来不及一一实行,即被召为金部员外郎。朝中郎官多养尊处优,不理事。与之巨细必亲省决,对欺人之吏必杖笞。金国南迁汴梁后,朝廷担心金人进逼,又派与之到扬州,主管淮东安抚司。到任后,把组织民兵作为边防第一要事。又广挖壕沟,依山筑要隘。金人侵犯淮西,边民依山固守,金人怀疑有伏,不敢深入。扬州兵久不练,与之分强勇两军镇淮,每月三、八日练习骑马射箭。淮民多畜养马匹,善于射箭,与之打算依照万弩手法创万马社,宰相不予实行。浙东饥荒,流民争着渡江,与之开门抚纳,使万多饥民得以生存。楚州工役繁多,士卒甚苦,叛乱,多逃亡入射阳湖,与之加以招纳,众士闻呼而至。山东李全率众来归附。宰相欲图边功,密派都统刘璋取泗州,渡淮后全军被金人消灭。与之忧愤驰书宰相,说:“与之乘鄣五年,子养士卒,今以万人之命坏于一夫之手,敌将乘胜袭我。”金人入境,宰相连送三封书信给与之,命议和,与之回答说:“敌方得势,而我与之求和必遭屈辱。”据理反驳,坚持抗金。自刘璋败后,立即修守战备,派遣精锐守要塞,金人无法侵入,和议的事也没有再提及。

  不久,召与之为秘书少监,军民垂泪挡道。与之行至池口,听闻金人攻至边界,于是到朝廷奏疏,前后累疏数千言,每叹养虎将自遗患。后升秘书监兼太子侍读,署理工部侍郎。

  嘉定十三年(1220),成都帅董居谊因贪污受贿被造反的士卒驱赶,四川大乱。此时,与之已被任命为焕章阁待制,出知成都府本路安抚使,到任即平息事态。后升任为四川制置使。与之开诚布公,兼用吴蜀之士,抚慰将士,人心悦服。初时,四川军政不成体统,军队之间多不协调,致使金人乘虚而入凤州。与之以同心体国的大义告诫将士,于是军队之间得以协调,军政得以建立。

  守蜀四年,金兵不敢侵入。与之曾以疾病请求辞官,朝廷派郑损代理。郑损贪黩无能,金人大举侵入。与之再度临边,金人才退。嘉定十七年(1224)春,朝廷召与之为礼部尚书,与之不拜受,从便道回广东。蜀人思念他,绘其肖像于成都仙游阁,以配治蜀有政绩的张咏、赵 ,名为“三贤祠”。

  宝庆三年(1227),与之以古稀之年请准归广州。理宗曾授与之为显谟阁直学士,知潭州,并任湖南安抚使,辞谢。后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又提为焕章阁学士知隆兴府,并任江西安抚使等,均推辞不受。端平初,理宗亲政,召为吏部尚书,多次御笔起用与之,皆力辞。

  端平二年(1235),理宗任与之为广东经略安抚使,兼知广州。先是,广州摧锋军远戍建康(今南京)4年,到撤戍回归时未过岭南即留戍江西。又过了4年,转战所向皆捷而幕府不予报功,要求撤戍又不报,于是叛乱,纵火烧惠阳郡,长驱包围广州,城内人心惶惶。时与之家居,以78岁高龄坐肩舆登城,叛兵望而俯首听命。与之晓以逆顺祸福的道理,士卒放下武器,为首数人逃入古端州(今广东高要县),与之派兵追捕,首犯被擒,叛乱平息。所得钱一万一千余缗,米二千八百余石,全部归官。兵叛平息后,理宗拜授与之参知政事,推辞不受。第二年又拜为右丞相,派遣中使促召,命守帅彭铉劝请,又命郎官李昴英衔命而至。与之逊辞共上十三疏,理宗知与之志不可回,才下诏准其在家。与之上书论时政,手书数万言,理宗欣纳。嘉熙三年(1239)以观文殿大学士致致仕。同年病逝,享年82岁。逝世前数月书写:“东南民力竭矣,诸贤宽得一分,民受一分之赐。”竟成绝笔。遗嘱告诫不得做佛事。累封至南海郡公,谥号清献。遗著有《崔清献公文集》若干卷传世。